本文总共2689个字,阅读需9分钟,全文加载时间:2.080s,本站综合其他专栏收录该内容! 字体大小:

文章导读:在如今的泰国,疫苗已经成为了一个高度政治化的议题。 变异毒株肆虐,泰国疫情失控,反政府团体抓住机会,发动声势浩大的“换疫苗运动”。 贬低科兴,神话辉瑞、莫德纳等mRNA疫苗。如今,150万剂辉瑞疫苗开始在泰分……各位看官请向下阅读:

在如今的泰国,疫苗已经成为了一个高度政治化的议题。

变异毒株肆虐,泰国疫情失控,反政府团体抓住机会,发动声势浩大的“换疫苗运动”。

贬低科兴,神话辉瑞、莫德纳等mRNA疫苗。如今,150万剂辉瑞疫苗开始在泰分发,一部分泰国人所“翘首以待”的灵丹妙药,终于降临人间。

今天,聊一下辉瑞疫苗在泰国的“前景”。

不吹不黑不内涵,来心平气和地推演一下,辉瑞疫苗将会在泰国遇到什么状况。

为了让猎犬记住狐狸的味道,有人用整只狐狸,也有人用狐狸皮毛制成香囊。

前者是灭活疫苗,技术成熟,副作用小,便于运输保存,皮实可靠;后者是刺突蛋白,技术先进,数据亮眼,但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硬件要求较高。

两种疫苗,根据目前所知,都对变异毒株具有防护效力,都可以大大降低感染新冠后出现重症和死亡,但是,相比于原始新冠毒株,两种疫苗也都面临着保护率下降的问题。

都是疫苗,都管用,在泰国主要问题是“疫苗严重短缺”的背景下,按理说没必要非得捧一个踩一个。

但是,在泰国,“疫苗政治化”终究还是发生了。

在泰国“民主派”的长期渲染下,辉瑞、莫德纳等mRNA疫苗,被捧上云端,树立为“人间神药,救国良方”那样神一般的存在。

泰国疫情爆发,似乎印证了科兴疫苗的无能;至于美英的疫情反弹,却不能证明辉瑞疫苗的局限……

谁在乎呢?想要最大限度彰显泰国政府的昏庸失败,就必须将泰国政府手头的科兴疫苗喷成渣,同时不断神话mRNA疫苗,以兹衬托。

在泰国反对派的设定中,科兴是泰国“正大集团”谢氏家族勾结巴育政府强推的次品,“带资进组”的小三绿茶。

而mRNA疫苗,则是隔岸惊鸿,人间沧海,主角光环,是与泰国人民失之交臂的朱砂痣与白月光。

吹得越神,就越让泰国政府脸上无光,于是便愈发要往死里吹。

长此以往,mRNA疫苗的“神药化”愈发稳固,八分货吹出了十二分的好,药神下凡,灵丹现世,令泰国趋之若鹜。

8月,美国提供的150万剂辉瑞疫苗到货,并由泰国疾控中心分发至全国。

神药没来之前,它是一种信仰,一种符号,一束“照进高塔的有罪的光”。

那么,当“神药”在泰国落地之后,它对泰国又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mRNA疫苗的引进,不会平息泰国政治对抗,既不会减缓泰国反对派对巴育政府的攻势,也难以让泰国总理和卫生部长的日子,好过一点。

只有科兴的时候,骂科兴;阿斯利康上来了,就连着所有“非mRNA疫苗”都一块儿骂。

辉瑞来了,“神药到位”,就不能接着往下骂吗?

泰国反对派的新题材,是“泰国政府对mRNA疫苗分配不公”。

辉瑞开始派发之后,泰国网上开始出现各种关于“神秘VIP私吞疫苗”的传闻。

按说,紧缺的辉瑞疫苗,是泰国医护人员专用的加强针,旁人一概不得染指。

但是个别医疗机构,公开表示自己没有收到之前预定的足额疫苗,坊间纷纷质疑泰国政府囤积疫苗,为官员和军方私留小灶。

甚至出现了一些“军官炫耀接种辉瑞”的网上传闻,引发舆论非议。

考虑到泰国的政治现实,究竟有没有“VIP特供”,恐怕很难断言——但是可以断言的是,泰国疫情政治斗争的焦点,依旧是疫苗。

之前是“泰国政府没给咱买来好吃的”。

以后,估计就变成了“泰国政府买了好吃的,但自己先吃了”。

第二,有限的资源,将会引发更为激烈的争夺。

原本泰国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疫苗短缺,此前泰国官方内部也在激烈争夺疫苗资源,谁手里有货,给老百姓用得多,谁就能积累更大的政治资本和民望。于是卫生部、劳工部、曼谷市政府、地方政府,人人都想分一杯羹。

如今,“独吹辉瑞”的泰国舆论氛围,造成泰国疫苗短缺更为激烈——本来就这么几块肉,还偏不吃,非要去抢那零点几克的“有机肉”,那岂不是更鸡飞狗跳。

可预见的将来,泰国官方和商业机构将会围绕着“神药”展开新一轮的明争暗斗,强取豪夺。在这一过程中浪费宝贵的时间与资源,孳生更多的腐败,让泰国落后的疫苗接种进度,更加步履维艰。

第三,有限的mRNA疫苗,也难以有效扭转泰国的疫情困局。

辉瑞是不是好东西?

当然是。

但是,且不说它有没有这么神——就算有,这么点也不顶用啊。

泰国手头,目前有美国提供的250万辉瑞,实际到位150万剂。

泰国卫生部还公布,泰国已经订购2000万剂,年底还会追加1000万,因此理论上泰国将会有3250万mRNA疫苗可用。

但是,泰国买的疫苗,很少(除了科兴)有按时足量到货的先例。之前泰国订购的6500万剂阿斯利康,到现在还没有交付,加上现在欧美各国疫情反弹,都要打“加强针”,自顾不暇,难有余粮出口。

因此,在年底以前,泰国能够得到几千万mRNA疫苗,并且顺利接种,这恐怕只是一厢情愿。

而这一切,都只是建立在“mRNA真的是神药”的基础上。

万一不是呢?

变异毒株侵袭之下,使用mRNA疫苗的国家,也纷纷出现疫情反弹——而且是“高接种率,高感染数”的双高反弹。

之前,西方媒体以及泰国“反对派舆论”老说“第三世界国家疫情反弹意味着中国疫苗无用”,那现在按照同样标准,怎么就能维持“mRNA才是仙药”的坚定信仰?

辉瑞对德尔塔毒株的有效率,以色列数据39%,卡塔尔数据53%——万一闹了半天,辉瑞疗效和科兴是一回事,那泰国“仙药派”的脸,还要不要了?

当然,到时候,自有到时候的说法。

估计,如果泰国疫情在2021年底成功缓解,泰国反对派将会归功于辉瑞疫苗;

而假如泰国疫情没有缓解,甚至像泰国有些网红医师,“东南亚版张宏文”说的那样——100天内3500万人感染,那么反对派将会继续以“泰国政府坐失良机没买到好疫苗”为由,发起更猛烈的舆论攻势。

至于是“没有买”,还是“买不到”,以及就算买到了“是否真的管用”,不在舆论操盘手的考虑范围之内。

或许,辉瑞无法改变泰国,而只能以另一种方式,在这场混战中,扮演新的角色。

它无法平息泰国的政治攻讦,无法缓解激烈的资源争夺,甚至不大可能真的扭转泰国惨淡的疫情困局。

只能换一种争执的角度,换一个甩锅的姿势。

没有人关心它们的疗效,从登陆泰国的那一刻起,它们便成为了一种道具,在泰国社会分崩离析的剧变中,扮演各自的角色。

从某种程度上说,从一开始,辉瑞疫苗,与科兴疫苗的命运,就是相通的。

疫苗,终究是疫苗,不应当被神话,也不能够被污蔑。

我们希望,泰国人民能够得到更多的疫苗,无论这种疫苗是什么牌子,只要它能够保护泰国人民的生命,成为泰国医护和民众对抗病毒的武器,我们都会乐见其成。

无脑黑mRNA疫苗,与无脑黑科兴一样,都不是理性的态度。

我们即便不忿于他人对中国疫苗的挑肥拣瘦,也不能用同样的方式,去编排mRNA疫苗的飞短流长——以后我们中国自己,也早晚要搞自己的mRNA的,别把话说死了。

祝愿他人成功,至于他人所选择的道路靠不靠谱,那就是人家自己的造化了。

文:泰国网岳汉

以上内容由优质教程资源合作伙伴 “鲸鱼办公” 整理编辑,如果对您有帮助欢迎转发分享!

你可能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