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总共3378个字,阅读需12分钟,全文加载时间:2.374s,本站综合其他专栏收录该内容! 字体大小:

文章导读: 2020年9月24日,是中国现代戏剧的泰斗、戏剧教育家曹禺先生诞辰110周年的日子。今天重温他创作的话剧《雷雨》,再一次深深地被曹禺先生高度的艺术成就和现实主义的艺术力量所震撼。《雷雨》是以20世纪20年代中国……各位看官请向下阅读:

2020年9月24日,是中国现代戏剧的泰斗、戏剧教育家曹禺先生诞辰110周年的日子。今天重温他创作的话剧《雷雨》,再一次深深地被曹禺先生高度的艺术成就和现实主义的艺术力量所震撼。《雷雨》是以20世纪20年代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为背景,以周鲁两个家庭、八个人物、三十年的恩怨为主线,以集中场景、集中时间,表现了周、鲁两家以爱情的、血缘的、阶级的复杂关系为内容的尖锐的戏剧冲突,不论是家庭秘密还是人物身世秘密,所有的矛盾都在雷雨之夜爆发。该剧在叙述家庭矛盾纠葛、怒斥封建家庭腐朽顽固的同时,反映了更为深层的社会及时代问题。20多年前,本人研究发现曹禺在《雷雨》中妙用破折号让人物活起来、立起来,于是撰写了“浅谈《雷雨》中破折号的妙用”这篇文章,发表在全国中文核心期刊《学语文》上。

《雷雨》(节选)剧中人物个个栩栩如生,呼之欲出,语言含蓄、凝练,戏剧情节跌宕起伏,这与破折号的妙用是分不开的。

周朴园:(指窗)窗户谁叫打开的?

鲁侍萍:哦。(很自然地走到窗前,关上窗户,慢慢地走向中门。)

周朴园:(看她关好窗门,忽然觉得她很奇怪)你站一站。侍萍停。

周朴园:你——你贵姓?

鲁侍萍:我姓鲁。

周朴园以为侍萍早已死去。起初,他以对待下人的态度同侍萍谈起雨衣和关窗的事。他忽然发现侍萍关窗动作的顺序,行走的路线,熟练的程度,都似曾相识,便感到十分奇怪。于是脱口而出:“你——你贵姓?”从漫不经心的问话,到认真起来的态度,使戏剧的气氛渐趋紧张,这里的破折号充分地表现了周朴园复杂的内心情感:从人性上来讲,他仍然希望当年侍萍并没有死;从阶级性和维护他个人利益上来说,他又希望眼前的下人不是侍萍。问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他改变了对下人的语气,表面上显得庄重,但却客套。他那种虚伪、自欺欺人的怀念之情,被这个破折号渲染得淋漓尽致。但侍萍回答自己姓鲁时,他那紧张的神经得到暂时的松弛和缓解。而后,他又极力从口音、地点、时间想证实自己的想法。因此,他故意把话题引向三十多年前,发生在无锡的“梅小姐”投水自尽的那件事:

周朴园:你三十年前在无锡吗?

鲁侍萍:是,老爷。

周朴园:三十年前,在无锡有一件很出名的事情——

鲁侍萍:哦。

周朴园:你知道么?

在这里,他故意放慢语速,停顿一下,想从鲁侍萍口中探出“梅小姐”的究竟,以勾起他年轻时那段荒唐而又美好的回忆。满足他“怀旧”的欲望,活脱脱地展现了周朴园卑鄙肮脏的灵魂。破折号的妙用,促使戏剧情节的发展。

周朴园:梅家的一个年轻小姐,很贤惠,也很规矩。有一天夜里,忽然地投水死了。后来,后来,——你知道么?

鲁侍萍:老爷问这些闲事干什么?

周朴园:这个人跟我们有点亲戚?

鲁侍萍:亲戚?

周朴园:嗯——我们想把她的坟墓修一修。

鲁侍萍:哦,——那用不着了。

周朴园信口雌黄,明明是侍女,竟被他说成小姐。一词之易,深刻地反映了他门第观念,为了维护上等人的面子,不惜撒谎。“后来,后来,——”周朴园急于了解“梅小姐”的下落,他那一丝飘忽的“怀念”与“内疚”之情,是难以启齿的。于是,他把话题抛给鲁侍萍,让她说出事情的原委,这种狡黠的心理,正是通过破折号来展现的。这样,显得惜墨如金。当鲁侍萍以知情人的身份,道出了实情,击中了他的隐私,他忙谎称“梅小姐”是自己的亲戚。鲁侍萍以蔑视的口吻反问了一句:“亲戚?”这时心虚的周朴园支支吾吾,愣了好半天,竟想出“——我们想把她的坟墓修一修,”并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来伪装自己。这里,没有大段的心理描写与舞台指示,而是通过人物的对话,充分运用破折号来展示人物的内心活动,可谓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把平躺在纸上的人物给写活了。鲁侍萍明知周朴园在撒谎,更刺痛了她的心,她表面上装着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其实内心充满了压抑与悲愤之情。她自觉或不自觉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那用不着了”,这里的破折号,表现鲁侍萍心里停顿的过程,她强忍三十多年来被周朴园所抛弃的苦楚,看透了周朴园冷酷残忍的本性,话语中带有嘲弄的意味。这样,引起周朴园的疑虑、追问,起到推动情节发展的作用。当鲁侍萍情不自禁地道出旧衬衣上的“表记”时,周朴园惊恐万分,语不成声,自然地把戏剧推向高潮。

鲁侍萍:不是有一件,在右袖襟上有个烧破的窟窿,后来用丝线绣成一朵梅花补上的?还有一件——

周朴园:(惊愕)梅花?

周朴园:(徐徐立起)哦,你,你,你是——

鲁侍萍:我是从前侍候过老爷的下人。

周朴园立即意识到侍萍的出现,对他的名誉和地位构成严重的威胁时,于是凶相毕露,恩威并施,企图用“怀旧”手段来软化侍萍,以期达到自己的目的。

周朴园:你的生日——四月十八——每年我总记得,——一切都照着你正式嫁给周家的人看,甚至于你因为生萍儿,受了病,总要关窗户,这些习惯我都保留着,为的是不忘你,弥补我的罪过。

周朴园假惺惺地向鲁侍萍表白“不忘旧情”,尤其是“你的生日——四月十八——每年我总记得”,这两个破折号的连用,表明了周朴园自己对鲁侍萍生日的具体时间都记得清清楚楚,还特别强调“每年我总记得。”多少年来都“纪念”着她。巧妙地把周朴园急切希冀从感情上软化鲁侍萍的心理活动,以及他那种自私、寂寞、空虚的个性,揭示得一览无余,正如曹禺先生所说;“对侍萍的思念、怀念,便成了后半生自欺欺人,经常咀嚼的一种感情了,这既可填补他那丑恶空虚的心灵,又可显示他的多情、高贵。”

鲁侍萍:不过我觉得没有什么可谈的。

周朴园:话很多。我看你的性情好像没有大改,——鲁贵像是个很不老实的人。

周朴园表面上装着十分关心侍萍,显出体贴的样子。“我看你的性情好像没有大改。”实际上他时刻关心的还是他自己的地位、声誉。然后他把话锋一转“——鲁贵像是很不老实的人”。他生怕别人知道他的隐私而忧心忡忡、提心吊胆,于是暗示鲁侍萍不要把过去的事情声张出去。这里的破折号起到暗示与转折的作用,充分暴露了周朴园伪君子的本性。为了消取隐患,他下令辞退所有鲁家人。

周朴园:也好,我们暂且不提这一层。那么,我先说我的意思。你听着,鲁贵现在我要辞退的,四凤也要回家,不过——

话说到这里,周朴园有意停下,“不过——”拉长了语调,他以自己阴暗卑劣的心理揣度鲁侍萍,认为对方一定是受人指使来进行敲诈的。作家在这里没有让周朴园作冗长的叙述,而是巧用破折号来一笔代过。这样,给读者留有想象的空间,去理解、去认识、去体味周朴园这个浑身散发着铜臭的冷酷残忍的资本家形象。

鲁侍萍从周朴园前后行为变化中,终于看清了他险恶的本质,他们之间横亘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她唯一的愿望是看一看她的萍儿。

鲁侍萍:(停一停)我,我要点东西。

周朴园:什么?说吧。

鲁侍萍:(满眼泪)我——我——我只要见见我的萍儿。

压抑了三十多年的情感,终于断断续续地从心底迸发出来,此刻的鲁侍萍已泣不成声了。这里的破折号表现了她的哀痛与思念之情。然而周朴园只给她看一眼,并时时告诫鲁侍萍:“不过是——(顿)他很大了,——(顿)并且他以为他母亲早就死了的”,不许她贸然去相认。这里两个破折号的连用,充分说明周朴园始终不忘门第观念,极力维护自己的家庭地位和尊严,这种冷酷自私的本性又一次得到证实。

当鲁侍萍亲眼看到周朴园对待亲生儿子毫无情意,周萍也像他父亲一样心狠手辣,亲手打他弟弟的令人痛心的场面,她的感情由“想念”一下子变成了“愤慨”。

鲁侍萍:(大哭)这真是一群强盗!(走至周萍面前)你是萍,......凭——凭什么打我的儿子?

周 萍:你是谁?

鲁侍萍:我是你的——你打的这个人的妈。

鲁侍萍忍不住内心的痛苦,终于她大哭着高喊:“这真是一群强盗!你是萍,......”连一声萍儿都叫不出,这里的破折号的妙用,既有鲁侍萍见到周萍后的激动,又有对他们兄弟相残的痛苦,更有三十年日夜思念萍儿相见又不能相认的无奈,巧妙地展示了鲁侍萍这个人物最丰富的内心世界,其中潜台词的容量大大超过了有声语言。这样就加强了悲剧效果,读后令人回味无穷。

综上所述,破折号在《雷雨》中作用有三,一、揭示人物心态,披露人物间的关系,表现人物性格;二、促使戏剧情节的发展,剔除情节枝蔓,突现作品主线;三、使语言含蓄、简洁、生动。由此,我们不得不惊叹作家曹禺巧用破折号的高超艺术。(作者系资深媒体评论员 陶建群)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以上内容由优质教程资源合作伙伴 “鲸鱼办公” 整理编辑,如果对您有帮助欢迎转发分享!

你可能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