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总共2602个字,阅读需9分钟,全文加载时间:2.433s,本站综合其他专栏收录该内容! 字体大小:

文章导读:今天,全国政协委员徐睿霞建议,禁止通过微信群要求家长批改作业。徐睿霞指出,“家长微信群”本该是沟通学校、教师、家长的桥梁,但在使用过程中却产生了一些不良现象。建议教育部出台教师如何规范使用“家长微信群”……各位看官请向下阅读:

今天,全国政协委员徐睿霞建议,禁止通过微信群要求家长批改作业。徐睿霞指出,“家长微信群”本该是沟通学校、教师、家长的桥梁,但在使用过程中却产生了一些不良现象。建议教育部出台教师如何规范使用“家长微信群”的规范性文件。

对此有网友表示支持:

其实在去年,一学生家长发视频愤怒抨击帮老师批改孩子作业并退出家长群的消息就已经在网上发酵,引发了社会舆论关注与讨论。

当时,有网友表示希望“解散家长微信群”,也有网友认为老师其实也有苦衷。

其实不仅仅是家长,不规范的“家长微信群”同样也为老师们增添了烦恼。“自从进了家长群,每天都是家长会。”不少老师感叹家长群已经成为24小时工作的重要阵地,要经常查看群里的信息,回复家长的疑惑。

“家长微信群”本该是沟通学校、教师、家长的桥梁。但在使用过程中,既为学校、教师、家长提供了方便、提高了效率,也产生了一些不良现象,亟待教育主管部门进行相应规范,以使其能够“扬长避短”,更好地发挥其有益的作用。

“家长微信群”应该如何规范呢?针对这个问题,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中国教育报此前发布的深度报道都写了什么吧~

家校合作如何做好加减法

家长群“变味”因何而起?

“这说明教师与家长之间没有相互理解,对彼此的工作和生活内容不熟悉,因此无法切身体会各自的压力和困难。”华东师范大学上海终身教育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教授李家成对家校合作有着长期、深入的研究,在他看来,缺乏理解是导致家长群“变味”的主要原因之一。

家庭的重要教育作用早已成为社会共识,人们对家校合作的重视程度也日益提升。近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明确提出,“健全学校家庭社会协同育人机制”,家校社协同育人已纳入顶层设计。

但从教师让家长批改作业、家长质疑教师教学工作等现实问题中不难发现,家校合作时的边界不清、责任错位也是家校矛盾的一大诱因。

对于教师让家长批改作业的现象,多地教育部门已作出反应。从2018年至今,已有辽宁、浙江、海南、河北、广东、山东、贵州、广西、山西和陕西等10多个省份的教育部门出台相关文件叫停此做法,有的地方还明确定期开展作业督查,并将作业管理纳入教师绩效考核。

专家们表示,仅仅叫停教师让家长批改作业的现象相当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实现良好的家校合作,更需要教师、家长理解合作的内涵,掌握合作的方法。

“学校与家庭教育的职责在时间、空间、内容上都有一定区分,或许也会有更多理论、政策不断推出加以明确,但光强调边界是不够的。”李家成说,“还要看到更大的问题在于都知道要合作,但不知道怎样合作,不知道什么才是好的合作。”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吴晗清同样把目光投向家校合作的本质,他认为,家长对高质量教育的期望日益提高,家校合作也更应关注促进孩子全面发展这一根本目的,如果偏离这个初衷,就难免造成家校的矛盾甚至对立。

家校合作的内涵是什么?

尽管“家校合作”近几年才成为热词,但家庭参与学校教育的系统性探索早已起步。

回溯政策文献可以发现,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就已提出“小学应成立家长委员会,由家长代表、教育委员、校长等组成”。2010年7月,国务院发布《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建立中小学家长委员会,引导社区和有关专业人士参与学校管理和监督”,这是国家首次从建立和完善现代学校制度的角度强调了中小学家委会工作,标志着我国中小学家委会建设进入了新阶段。2012年,教育部印发《关于建立中小学幼儿园家长委员会的指导意见》,对这项工作作出详细部署,各地也积极响应。

如今,家长会、家委会、家长群等组织形式已成为家校合作的“标配”。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孙云晓表示,家校合作是现代学校办学的鲜明特征,为家长赋权赋能,学校由封闭走向开放是教育的一大进步。

然而,家校矛盾频频登上“热搜”的背后,是在具体实践中,家长、教师对家校合作内涵的理解仍存在误区。

吴晗清分析,目前家校关系大致分为三种类型:在责任互立型关系中,家长认为教育责任属于学校,而教师也只在学生犯错等情况下才与家长联系,家校合作停留在事务性接触层面;在校方领导型关系中,家长仅是“边缘性参与”,积极性较低;而合作管理型的家校关系,通过调整家校定位、整合家长资源、沟通各方优势,形成促进学生发展的合力。

哪种类型才是真正的家校合作?吴晗清有一个标准——“家校合作的根本目的是促进孩子健康成长,一切不符合这一旨趣的活动都称不上家校合作”,因此合作管理型的家校关系更为理想。

李家成认为,家校合作的内涵在于通过共学互学“促成每个人的发展”。他以“家长进校园”活动为例进一步解释,在具体实践中,许多学校仅仅是邀请家长来校参观,走马观花的形式难以实现学生、家长、教师的合作相长。

找到堵点后如何对症下药?

“此通知无需接龙回复,如有疑问请与我私信沟通。”在家长群发消息时,杨楠常会附上这样的“温馨提示”。她也曾担心,家长是否会因“无需回复”而错过消息,后来很快意识到,回复意义不大,反而淹没了重要信息。

为了保证家长群不走偏,她与家长们“约法三章”:不发负能量消息、不发广告、不帮孩子找东西、不发语音。“这是我根据我们班的特点定的规则,开家长会时与家长作了详细解释。”杨楠说,到目前为止,班级群都运行得很顺利。

一些学校则将“约定”确立为规章制度,对家长群进行规范管理,为家校矛盾排除隐患。

协同育人还需哪些关键力量?

在发挥家委会促进家校沟通、配合教育活动等作用的基础上,李家成建议,家委会成员的内部分工需要明晰;家委会要有定期轮换制,不宜超过两届;家委会工作要有整体策划和总结,在换届时做好交接。

协同育人不仅要做好加法,还要会做减法。

李家成做了多年探索。他以寒暑假作业为例介绍道:“布置作业前,教师充分了解学生、家长对假期作业的期盼;教师、家长、学生共同参与作业策划;完成过程中,不仅有教师全程指导,还有亲子互动、社区活动;开学后,由学校、社区一同参与作业评价。要让作业体现家校社协同育人的成果。”

“现在,大家已经认识到合作的重要性,但是还有一些难点需要破解。”李家成表示,在时代快速发展、学校改革加快推进的背景下,家校合作需要更多理论研究突破;家校合作实践很多,但缺少系统性和高品质提炼,需要教师不断创新、不断总结;评价体系尚不健全,也需要政策快速补位。

(本报记者 林焕新)

本报记者 | 林焕新

以上内容由优质教程资源合作伙伴 “鲸鱼办公” 整理编辑,如果对您有帮助欢迎转发分享!

你可能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