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总共2312个字,阅读需8分钟,全文加载时间:2.396s,本站综合其他专栏收录该内容! 字体大小:

文章导读:本报记者 陈佳岚 广州报道 想卸载手机里的预置应用软件却卸载不掉?近日,工信部再次发文拟针对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行为进行规范。 2022年2月16日,工信部网站对外公开《关于进一步规范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各位看官请向下阅读:

本报记者 陈佳岚 广州报道

想卸载手机里的预置应用软件却卸载不掉?近日,工信部再次发文拟针对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行为进行规范。

2022年2月16日,工信部网站对外公开《关于进一步规范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行为的通告(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提出,生产企业应确保除基本功能软件外的预置应用软件均可卸载,并提供安全便捷的卸载方式供用户选择。同时,征求意见稿还列举了基本功能软件被限于哪些具体软件。

多位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指出,此前由于基本功能软件的范围表述不够明确,一些手机厂商常打擦边球,导致消费者还在吐槽部分预装软件不能卸载。此次工信部起草的征求意见稿对基本功能软件作出了更详细的软件范围界定,或许能够减少厂商打擦边球的空间。

预置基本功能软件再细化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手机预装应用多、不能卸载、在消费者无操作的情况下仍然会发生流量消耗等问题愈发常见,引发了不少用户投诉。

2016年,OPPO和三星就曾因为在手机中大量预装软件不能卸载,被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提起公益诉讼,这也是国内首例被受理的消费维权公益诉讼。

面对预装软件乱象,其实国家相关部门早就有净化手机预装软件市场的动作了。

早在2016年12月16日,工信部就印发《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规定》第七条明确指出:生产企业和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确保除基本功能软件外的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可卸载,且在不影响移动智能终端安全使用的情况下,附属于该软件的资源文件、配置文件和用户数据文件等也应能够被方便卸载。

《规定》同时指明,移动智能终端的基本功能软件是指保障移动智能终端硬件和操作系统正常运行的应用软件,主要包括操作系统基本组件、保证智能终端硬件正常运行的应用、基本通信应用、应用软件下载通道等。

记者注意到,工信部此次起草的征求意见稿对基本功能软件作出了更详细的软件范围界定。基本功能软件被限定于,操作系统基本组件:系统设置、文件管理;保证智能终端硬件正常运行的应用:多媒体摄录等;基本通信应用:接打电话、收发短信、通信录、浏览器;应用软件下载通道:应用商店, 并且指出,实现同一基本功能的预置应用软件,至多有一个可设置为不可卸载。

过去不少终端厂商总在打擦边球,许多预装软件的功能与基础功能软件非常相似,也使得个别APP是否属于‘基本功能’软件存在争议。

信息消费联盟理事长项立刚对记者表示,征求意见稿进一步明确了基本功能软件的限定范围,同时例举了具体是哪些软件,相当于还给了消费者更多的选择权,“手机被购买后就属于消费者了,消费者拥有卸载软件的权利,征求意见稿指明了把更多的选择权归还给消费者。”项立刚表示。

部分手机预置应用仍无法卸载

事实上,在之前预装软件市场被整治之后,目前大部分手机上的第三方预置APP都可以在手机桌面中轻易地卸载。

然而,本报记者测试了几大主流品牌的手机注意到,目前市面上的部分手机预置应用软件还是存在没那么方便卸载的情况。像“阅读”“云服务”“视频”等手机厂商自己开发的预装软件卸载起来相对第三方预置APP步骤就变多了,部分软件甚至无法卸载。

比如,OPPO手机上预置的OPPO“商城”“社区”“游戏空间”要想在桌面卸载,需要多点击一个“详情”界面才能进入卸载选项。

一位华为用户向记者展示了自己手中的华为mate40 Pro,手机桌面里预置的华为“阅读”“音乐”“视频”“云空间”等App在桌面上都不能直接卸载,只能通过设置-应用与服务-应用管理-应用信息进行“卸载”或者“强行停止”“卸载更新”。同样,小米手机上预置的“视频”“音乐”也只能通过应用信息菜单栏结束运行或卸载更新。

而vivo手机桌面上的“vivo官网”“i音乐”等预置App只能进行卸载更新或强行停止,却不能完全卸载。

OPPO自己开发的“视频”“音乐”“云服务”软件也不能卸载。对此,OPPO方面人士称,音乐和视频,是提供手机影音文件播放的必要功能,但记者尝试发现,音乐App被强行停止之后,手机音频文件依然能正常播放或可以选择其他影音软件播放。

不过上述OPPO方面人士也表示,厂商自己开发的“视频”“音乐”如何界定,应该也会在意见征求讨论过程中,更加明确。

目前看,市场上手机预装软件或多或少存在一些打擦边球、难卸载的情况,不过此次征求意见稿进一步明确了基本功能软件的范围,也让基本功能软件的范围有了更明确的界定清单。

一位手机用户邓女士认为,像手机厂商自己开发的音乐、视频、阅读、云服务等软件并不属于征求意见稿提到的基本功能软件,“如果没有了这些软件,并不影响我手机的正常使用。”邓女士继续说道,自己主动使用手机厂商开发的视频、音乐、云服务软件频率并不高,但却不能卸载,比如视频APP,自己更多地会选择用市场上主流的视频软件爱奇艺等,比如音乐APP,自己更多的会选择用市场上主流的视频软件QQ音乐等。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也认为,像“云服务”应该不属于征求意见稿提到的基本功能软件范围,其部分功能可打包到系统安全备份中。

手机中出厂预装APP是手机厂商软件盈利方式的一种,同时也是获取流量实现互联网服务变现的一种方式,付亮向记者分析称,如果政策正式实施了,可能会最先对市场上的新手机进行限制,甚至也会对手机厂家的一些互联网利润产生影响,然而,手机厂家互联网服务减少,也会把其中一部分的损失转嫁给用户,可能手机的价格也会略有提高,但总体而言会使这个行业越来越健康。

不过,目前该征求意见稿还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阶段,意见反馈截止于2022年3月3日,多家手机厂商均向记者表示,公司会严格执行相关法律法规要求。

以上内容由优质教程资源合作伙伴 “鲸鱼办公” 整理编辑,如果对您有帮助欢迎转发分享!

你可能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