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总共5461个字,阅读需19分钟,全文加载时间:3.917s,本站综合其他专栏收录该内容! 字体大小:

文章导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财经故事荟,作者丨凝雨,编辑丨陈纪英 最近,在互联网人的圈子里流传着一份神秘共享文档——“大厂er相亲文档”,点击进去,已经有2500多条互联网从业者相亲求偶信息,每一条包含着年龄、Ba……各位看官请向下阅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财经故事荟,作者丨凝雨,编辑丨陈纪英

最近,在互联网人的圈子里流传着一份神秘共享文档——“大厂er相亲文档”,点击进去,已经有2500多条互联网从业者相亲求偶信息,每一条包含着年龄、Base、身高、体重、学历/学校、收入、颜值分、自我介绍、期望对象、联系方式等详细信息。

在互联网时代,这群年入数十万、人均985的宠儿也不免婚恋焦虑。

大厂er相亲文档

据民政部统计数据,目前我国单身人口超2亿。58同城发布的《职场单身人才调研报告》显示,46.2%的职场单身人才独自生活,其中计算机/互联网/通信行业首当其冲,单身人士比例最高,达到13.8%。

对于高收入的互联网从业者而言,其职业标签投射到婚恋市场会激起怎样的波浪呢?财经故事荟采访了五位互联网人。他们有人频频寻爱无果,苦觉脱单难过Bug;有人屡屡相亲,数遭普信男;有人月入数万,却发现码农没有公务员吃香;也有人杭漂搬砖,赢得了面包却留不住爱情;为相亲写了一套程序的码农,半年也没能脱单……

把感情程序化的技术宅,高收入不敌高情商?

小西 27岁 北京前端工程师

小西的从业经历有些传奇,2018年毕业于普通二本院校材料专业,自学编程进入北京某企业做前端,工作不到四年就存够了天津的首付。考虑到北京生活压力太大,小西打算北漂淘金后去天津定居。

大概因为事业顺利,小西是个对生活乐观向上且充满期待的人。然而说起婚恋情况,他似乎有些沮丧,“我到现在还没处过对象,间歇性想谈,但见女孩就慌”

学生时期,这个175cm、穿着干净利落的大男孩不乏女孩儿追求,“那个时候不开窍,觉得谈恋爱太麻烦,课余时间都给了游戏。”

工作后,受职业性质影响,公司的单身女孩比较少,“我微信列表整一个‘少林寺’,况且工作后的女孩最不缺的就是追求者,我这块儿木头简直毫无胜算。”

小西多次提到自己“内向”、“木讷”甚至“笨”、“情商低”,他也曾遇到过不少有好感的女孩子,并且鼓起勇气试图和对方聊聊,但因为比较慢热和内敛,往往只是克制又客套的寒暄,不敢表达自己的好感。“就我那小火慢炖的节奏,没等我和人家熟悉,就让别人处上了。”

“有个女孩我特别喜欢,但还没等我表明心意就看到她票圈官宣恋情了。”得知自己被截胡的那天,小西寝食难安,备感落寞,胃疼了好一阵子,“她到现在还以为我只把她当普通朋友。”

小西也曾努力扩大交友圈子,借助一些社交媒体去认识更多的女生。“也有几个线下接触过,但只吃喝玩乐,等我表现出认真的时候对方就很快冷淡了。”

多次求爱无果后,小西进行了自我反思,“我最大的问题就是把感情程序化,按自己的节奏来,表面云淡风轻但内心戏十足,容易让女孩误以为我是海王,虽然聊得挺好但不主动不承诺不负责。另一方面也是受职业影响,大小周、每天工作10+h,根本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去认识接触异性。”

说起理想的另一半,他希望对方性格活泼点、长相耐看就行漂亮一点更好,最好两个人老家离得近一点,“更重要的是工作不要太忙,因为两个人都很忙的话,以后不方便照顾家庭,而且我很粘人。”

不过,在居留地的选择上,他一点不妥协,“如果对方明确以后要留京定居,我压根不会考虑,因为我不想当一辈子房奴。”

无独有偶,小西告诉我们,他身边的同事、哥们也差不多都单身,基本大家都会被家里安排相亲,但有结果的不多。

“都是只知道打游戏、看动漫、赚钱存钱的宅男,内向还不做形象管理,女孩儿能看得上?虽然程序员收入不低,但大多数还没到量产引起质变的程度,再加上35岁魔咒,在一线扎根不容易,很多很多女孩收入也逊色。”

小西的遭遇也不是个案,WhatYouNeed的调研显示,“稳定”的职业在相亲市场更受欢迎。女生最理想的男友职业是医生;男生最理想的女友职业则教师。

优质电商女孩相亲三遭“普信男”

小露 28岁 上海某电商公司运营

小露是某相亲交友群里的一员,活泼外向的她经常在群里和群友们聊天互动。说起自己的相亲经历,大大咧咧的她满腹槽点。

作为一名家在中原的沪漂,最近3年,随着她的年龄逼近30岁,父母着急了,每年春节回家,都会为她安排相亲。

第一个相亲对象,外貌、学历与小露都不大匹配。男生学历非常一般,但自己开网店,倒也经营的还不错,“我长相5分左右,他说实话远低于5分,看了照片,我就心凉了。但第一次相亲,好奇心比较强,觉得好玩,就还是决定接触看看。”

初次见面鉴于对方的职业,小露为缓解尴尬,男孩聊了一个多小时的电商,互留微信后,熬到散场各自回家。对此次见面,她并没有什么感觉,后来两个人通过微信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过几次。

春节后小露返沪工作,没过多久就是情人节。“那个男生就给我转账,还附了一段告白的话,我一看这土味情话听熟悉,百度一搜,发现他直接复制粘跌的。”

这个行为,成为压死两人可能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就直接拒绝,并拉黑了他。”

第二个相亲对象,是小露亲戚介绍的,提起他,小露直接用“普信男”概括。

男方和小露是同乡,都在上海工作,比她大两岁,在上海一个小公司做开发,收入略高于她,身高不到170,头发已肉眼可见得稀少了。“当时我们都在上海,在亲戚的多次关切下,我俩吃了次饭。”

见面时,小露刚剪完短发,“照顾到对方的外在打扮,我专门换了比较朴素的衣服,以免对方觉得两个人差异太大。”万万没想到,男生却不加掩饰地评价她太土了。

“我本来没想攻击他长相的,但普信男太让人下头了!长成那样,也并没有上海户口和房子,一辆30万左右的车就值得他飘成那样吗?!”

第三个相亲对象,起初小露还觉得“是一个还不错的小哥”,也是三个相亲对象里,接触时间最长的一个。

学历相比小露稍差,家境一般,有个哥哥和妹妹,在江浙一个小公司当管理层,但收入还不如小露,没房,有一辆20万左右的车。

“我家人觉得他样貌还行人也比较有礼貌,再加上会说话,所以比较讨人喜欢。”于是小露和他聊了半个月。

然而,一次男生去小露家找她见面,带了一箱八宝粥。“虽然我爸妈不愿意占别人便宜,但我还是脸上挂不住,大过年的,哪怕添点水果也成啊。”

后来,男生的自我优越感越来越强,“话里话外都炫耀他是领导,手底下管人之类的,我就渐渐聊不下去了,就是个小主管,又不是多大的领导,工资还没我高,不理解他为什么觉得自己很行。”

如今,小露依旧单身,说起择偶标准,她说“要脾气好对我暖;年收入25W以上吧,因为我在这附近;外貌5分及以上;房子两个人能付得起首付吧。另外,我对上海没什么执念,江浙一带就行,如果是对的人我也愿意考虑他的意向城市,毕竟我相信自己不管在哪都能找到收入还不错的工作。”

小露代表了大厂职场女性的择偶观,“爱情必须有要,否则我不如单身,经济不能太差,结婚不能增加经济负担”,而她之所以不妥协,是因为手握互联网的高薪,经济上毫无压力,“单身也没那么可怕。”

年入25w+,相亲市场不如老家公务员

林杉 26岁 北京测试工程师

林杉最近一条朋友圈,是他和女友三周年纪念日的合照,两个人相互依偎,脸上洋溢着幸福甜蜜的笑容。

然而他们一路走来并不容易,遭受了父母反对、异地恋等各种考验。

2018年,林杉从某不知名院校毕业后,就开始了每天996的北漂生活。互联网行业技术为王的薪酬机制,让他没有遭到太大的学历歧视,年收入25w+。

但技术大于学历的标准,对于女友父母并行不通。林杉的女友从小成绩优异,本硕均就读于双一流大学,毕业后顺利进入体制。从小被视为骄傲的女儿,竟然处了一个普通学历的对象后,当他们得知后就坚决反对。

女友为此遭受了巨大的压力,两个人也分分合合好多次。

“那时候挺沮丧的,只恨自己高中时代没好好学习。不过,我也很能理解女友父母的想法,毕竟她聪慧漂亮又优秀,遇到她,我才知道爱上一个人的第一感觉是自卑。”

后来经女友建议,也迫于自身压力,林杉一边提升学历,一边精进技术,“虽然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回到家还是会坚持学习一两个小时。第二天7点起床,学1个小时左右再去公司。”

曾经的网瘾少年,如今变成了超级卷王。

今年过完年,林杉又升职加薪了。女友父母也慢慢接纳了这个上进的男孩。但还是会时常问起林杉以后的计划。

“他们觉得现在虽然赚得多但太不稳定了,不仅工作忙、照顾家庭的时间少,而且还面临35岁危机,所以建议我攒两年钱后考编。”

最开始林杉不以为然,不过,被准岳父母洗脑久了,他改变了主意,“我自己现在也有这个打算,毕竟北京的生活压力太大了,我准备跟随女友,去二线城市定居,公务员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年入30W+,赢了面包输了爱情?

安尼 29岁 杭州后端开发工程师

安尼的出租屋里摆着一整套的游戏装备,“ps5游戏机、宏碁4k144hz显示器、华硕ROG MAXIMUSZ690 HER主板、Inter 酷睿 i9 12900K处理器……”这套价值几万、让游戏爱好者无不艳羡的游戏设备,还不及他一个月的工资。

如今还是单身的安尼说,“游戏就是我的女朋友,全靠它打发时间”。

安尼大学时代谈过一个女友,毕业后女友考了北方老家省会城市的编制,而安尼则拿到高薪offer来到杭州打拼。“那个时候十分纠结为难,一方面想多赚点钱给她一个可靠的未来;另一方面又要面临异地的考验。”两个人几经权衡,还是决定先攒面包。

然而,安尼和女友还是和大多数异地情侣一样败给了距离,在毕业后的第一个纪念日分手,“那阵子赶项目进度,天天加班到十一二点,忽略了她的情绪和感受。异地加上我工作忙,之前就没少闹矛盾,纪念日算是集中大爆发吧。”安尼无奈地说。

分手后,也许为了麻痹自己,游戏填满了他的业余生活。他在择偶方面也变得更加谨慎,至今还没有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现在这个年纪,不能只谈恋爱,不考虑现实问题了,所以就希望两个人各方面都合适些,毕竟我工作也比较忙,伤不起了。”

由于收入可观,老家七大姑八大姨都争相给安尼介绍对象,但除了离得近在苏杭一带工作的,他一概婉拒。

再加上工作环境女生较少,可选范围很小。“有时候也会学同事在社交软件碰碰运气,但成功率可想而知。”

谈起对另一半的要求,他说:“最重要的是两个人能够日常多接触相互磨合,三观契合,彼此谅解和宽容。另外就是希望对方学历本科以上吧,收入她可以自给自足就好,因为目前我的存款和收入,基本可以覆盖房子首付,以及日常开销。”

问起职业对婚恋的影响,他说“其实职业但并不能成为影响婚恋的首要因素,每个人的婚恋观,本质上还是与个人有关,因个体核心需求的差异可能涉及性格、颜值、收入、学历、家境等多方面,不管他什么职业。IT的职业标签,只是会在收入方面加分,相应地也会在工作强度和稳定性方面,也会减分。”

“女生向上,男生向下”,铁打的择偶标准

申江一姐 80后 上海“一姐脱单工作室”创始人

在魔都脱单圈小有名气的申江一姐,原为《申江服务导报》“荐男女”情感专栏的编辑记者,离开媒体后,她创办了“一姐脱单工作室”。

18年来,她的工作室每年举办交友活动过百场场,累计为数以万计的沪上单身白领,提供过交友活动服务,可谓见证了中国相亲市场的变化与起伏。

然而一姐却总结道,“这么多年,中国婚恋市场不论在初婚年龄、职业偏好、学历宽容度等方面,如何变化,但男女主流的择偶观念始终未变——那就是女生倾向于向上择偶,男生倾向于向下择偶。”

“女性在择偶方面常常有慕强之心,她们在择偶时更倾向于在个人能力、经济实力、学历等方面优于自己的异性,这也是越来越多的优质单身女青年剩下来的原因。男性往往愿意向下兼容,尤其是经济实力强的男性,他们可能更看重经济之外的身高、颜值等优势”,一姐总结。

当然,随着风口经济的迭代,在相亲市场上最受欢迎的职业,也不断变迁,“互联网从业者只是刚好赶上了时代的红利,成为当今社会在收入、学历、社会认可度等方面比较靠上的那一批,所以在上海相亲市场,还算拿得出手。”

一姐的工作室专门举办过“IT等经济适用男专场”活动。把报名人员分组列队,每8分钟循环换桌,从而让参与男女在最短的时间内,认识更多的异性。

活动办下来,一姐发现一个规律:这些IT男大都性格内向,不善言谈,恋爱经验不太丰富,对待感情也相对谨慎理性。

“这大概和他们的职业相关,偏技术性的工作性质,让他们更注重技术精度,不需要太强的沟通能力。”

一姐曾接待过一位算法工程师,80后,离异和前妻育有一女,起初提出的择偶要求,是“90后,身高160cm以上,学历本科以上,无婚史……”,甚至根据这些条件,写了一套算法,希望一姐可以为其“精准”地筛选和提供相亲对象。

见了几个相亲对象后,他问一姐,“这些女孩报的身高是净身高吗?”

觉得好笑的一姐告诉他,有些女孩可能会因平时常穿髙跟鞋,而虚填几公分身高。于是,这位工程师又把“误差”变量纳入算法,把身高要求提升到了165cm。

然而几个月过去,他还是没有遇到自己的理想对象。心急之下,他根据现实情况,对算法进行了更新迭代……不过,这套数次迭代的算法,在婚恋市场完全失灵了,半年的婚介服务期满后,他还是孤身一人。

与男性大多看颜不同,女性普遍慕强,男女相亲需求的错位,也提升了相亲市场的配对难度。

一姐工作室的新手同事,曾接待过一位35岁以上的女性。

这位女士事业有成,年薪丰沃,但身材比较丰满,颜值相对普通,对相亲对象的要求很高。

新同事很真诚的建议女士,“你条件很好,但你提的需求不切实际,应该考虑降低下要求。”

结果,这位女士很不高兴,投诉了新同事。

后来一姐告诫新同事,不要动辄劝说客户降低择偶要求,尤其是职场精英,他们对婚恋通常有着清晰的底线和坚守。

归根结底,爱情和婚姻从来都不是简单直白的数学题,没有唯一的正确答案。

注:小西、小露、林杉、安尼皆为化名。

以上内容由优质教程资源合作伙伴 “鲸鱼办公” 整理编辑,如果对您有帮助欢迎转发分享!

你可能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